<acronym id="2wenh"><pre id="2wenh"></pre></acronym>
<tt id="2wenh"><pre id="2wenh"><dd id="2wenh"></dd></pre></tt>
<mark id="2wenh"></mark>
    <meter id="2wenh"><delect id="2wenh"><source id="2wenh"></source></delect></meter>

      <var id="2wenh"><object id="2wenh"></object></var>
    1. <output id="2wenh"></output>
      首頁 > 新聞 > 船界人物 > 正文

      致敬!追尋中船重工七六〇所抗災搶險群體的生命印記

      2018-09-28 14:45:22
      來源:解放軍報 編輯: 國際船舶網 我有話要說

      3位平凡的英雄魂歸大海。然而,有些東西,卻不曾遠去——

      打開辦公室的窗戶,海風就會輕輕吹拂黃群桌前的綠葉;“小黑之家”微信群的20多位成員,似乎還在等待群主宋月才的信息閃出;姜開斌的床鋪空了,老戰友們醒來時,還會朝那里看……

      往事并不如煙。點點滴滴,匯聚成層層波瀾,鋪展開他們平凡而又非凡的壯麗人生。

      日復一日,默默無言。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黃群同志(左一)生前檢查研究所科研生產部車間。

      如果沒有來到這里,如果沒有這一次挺身而出……

      黃群,還會是那個早上去給家里人買早點,總跟兒子嘮叨嘮叨學習的老黃。

      宋月才,還會是那個微信群里留言最多,說話一板一眼的老宋。

      姜開斌,還會是那個每天凌晨5時出門鍛煉,愛騎自行車的老姜。

      然而,臺風“溫比亞”突然改變的路徑,徹底改變了他們的人生軌跡。

      從家鄉走到海邊,從室內走向碼頭,他們走向如此險境——數十米高的巨浪,漫過3層樓高的值班室,拍在后面的山巖上;7.5噸重的鏟車被一個浪頭橫向推開,在碼頭上留下2米多長的黑色痕跡……

      暴風雨中留下的影像稍顯模糊,很難分清到底誰是誰,只能看到他們生命盡頭的無畏身影:拉著纜繩,回固作業……

      熟悉他們的人再也見不到熟悉的他們,卻最先讀懂了他們的“逆行”——

      8月19日晚上9時許,妻子亢群給黃群發微信說:“跟兒子在微信里聊一下。”黃群回復說:“今晚臺風,我去辦公室值班了。”

      20日早上,黃群留給妻子最后一句話:“我得去碼頭了。”

      倚門相望20多年,妻子再也等不到黃群進門就喊“小亢,小亢”了。黃群沒有留下一句正式的遺言,可亢群懂得:“他的事業,就是他的生命。有險情,他肯定會沖上去。”

      只是,亢群不知道怎么把這個噩耗告訴黃群年過七旬的老母親。幾年前,黃群唯一的妹妹患病離世,體弱多病的老人如何能再次承受白發人送黑發人的痛……

      黃群、宋月才、姜開斌,其實他們沒有誰想過做英雄。試驗平臺的工作人員目前有19名,年齡從20多歲到60多歲,幾乎都是拋家舍業。驚濤駭浪中,他們也都做出了同一個抉擇——

      沖上碼頭搶險的高天山回憶說:“得知平臺有危險,大伙自發穿上救生衣,第一時間就沖了出去。被浪打過幾次,我都抓住了東西,沒有掉下去。那時沒想過回頭,大家都義無反顧,因為形勢非常危急。”

      看到被巨浪拍落水中的姜開斌失去意識,戰友黃超富牽住繩索,直接從2米多高的碼頭跳入海里。出水后的黃超富遍體鱗傷,右耳也暫時失聰。

      墜海的規劃處副處長孫遜在浪頭里忽隱忽現,車隊隊長閻堃一下子撲進海里,死死抱住孫遜。兩人在浪濤中翻滾,被拖上來時,已經渾身癱軟……

      日復一日,默默無言。赴湯蹈火,一念之間。

      “你們把命抵出去做這件事,這件事有多重要你會解釋嗎?”有人這樣問孫遜。孫遜回答說:“不會解釋,我們也不需要解釋。”

      “不需要你認識我,不需要你知道我,我把青春融進,融進祖國的江河……”大海作和聲,唱的正是默默無聞、無私奉獻的軍工人。

      最后的一念,他們總有牽掛。孫遜說:“如果當時就再見了,最舍不得的還是家里,但當時也沒辦法了。”

      那天,落水被救的賈凌軍,到七六〇研究所工作僅僅一個星期,他說:“落入水中時,最想的是家人,覺得虧欠他們的,還沒報答……”

      黃群最后想起什么?我們已無法詢問。只是發現在他遺留的一摞工作筆記下,壓著一沓信箋,第一頁上謄抄著余光中的《桂子山問月》:

      “黃鶴樓等黃鶴要幾時才歸來?而我,漢水是第幾滴浪花呢?大江是第幾個浪頭?問頂上的半輪,清輝悠悠……”

      國有重器,以命護之。巨浪滔天,海魂依舊

      宋月才同志生前向試驗人員講解安全操作規程。

      國有重器,以命護之。巨浪滔天,海魂依舊。

      記者細數才知道,12人組成的搶險隊伍中,有6人曾經在海軍部隊服役,在試驗平臺值班的4人中,同樣也有兩名老兵。

      華年已去,他們依然都像是上戰場的戰士,沖鋒的身影,一如往昔。

      雖然不是軍營,但走在這里,院區、碼頭,處處可見穿著“海魂衫”的人在忙碌。

      久居大連,他們不曾忘記,作為甲午戰爭和日俄戰爭的戰場,這里曾有海無防,備受屈辱。這群愛穿“海魂衫”的人,都有一個大國海軍夢。

      1985年,黃群考入當時的華中理工大學,就讀船舶與海洋工程專業。實習時,他留下了第一次登上軍艦的照片。褪色的照片上,黃群頭戴鋼盔,手扶戰艦,自信的笑容掛在年輕、陽光的臉龐上。

      大學同學黃東回憶說,畢業前夕,黃群得知自己被分配到軍工研究所,迫不及待地去圖書館尋找資料看。“我說你去單位后再看也不遲。他卻說學的多是通科教材,早一點看資料能夠早一點熟悉將來的研究領域。”

      聽聞宋月才犧牲在保護國家某重點試驗平臺的一線,老戰友、海軍某部一級軍士長宋良升痛心不已。他記憶猶新:當年宋月才執行一次重要任務返回,組織上原想安排他到上級機關,但宋月才卻堅持要求到一線戰斗部隊去。

      “他不在海上就不踏實。幾個月前我們在一起相聚,當時覺得他的身體大不如前,勸他別干了。他卻說,總得等試驗圓滿完成啊。”

      宋月才和姜開斌同年入伍,在同一支海軍部隊服役。穿著軍裝,他們風雨同舟,并肩戰斗在一起。脫下軍裝,他們又在這個科研院所不期而遇。

      “得知有機會從物價部門回海邊,姜開斌真是好高興哦。”妻子吳春英當時并不忍心他遠走,“我說都是六十歲的人了,這么個年紀還跑去干什么?他說是自己選的路,有機會就要走下去。”

      老兵的戰友們最懂得他們為什么再次走近大海,也懂得他們為什么沖向風浪。

      宋月才的老部下,如今也在平臺工作的孫賀軍說,對于水兵來講,戰艦、裝備就是自己的戰友,當危險來臨的時刻,誰都會毫不猶豫地挺身而出。

      “臺風警報來了,好幾次看到他頂風冒雨去觀察平臺。”孫賀軍8月19日當晚就在碼頭值班室值班,20日凌晨3時,看到宋月才穿著雨衣剛從碼頭巡查回來。

      這個平臺,就是老兵的戰艦!

      星辰大海,征程路遠。神圣事業,江山無限

      姜開斌同志(左二)生前到企業參加調研。

      8月26日上午9時27分,運送黃群骨灰的南航CZ6425航班,降落在武漢天河機場。妻子亢群與兒子黃海智,捧著黃群的骨灰盒與遺像緩緩走出機場,護送至蔡甸玉筍山陵園安葬。

      這一幕,網上直播瀏覽量達到200多萬。無數網友在熒屏前向英雄致敬。

      而在8月24日,黃群追悼會舉行的同一時間,他主持研究的某科研項目順利通過有關部門驗收。

      海濱碼頭上,來往作業的人們依然步履匆忙。悲傷總是短暫的,為了國家重點試驗平臺,七六〇研究所的科研人員又忙碌起來。

      英雄犧牲的消息傳開后,姜開斌的一位戰友輾轉打來電話,表示如果工作需要,他隨時可以前來接替姜開斌的工作。談及工作待遇和風險,這位老兵慨然表示:“這些事情我們看得很淡。”

      在海水中掙扎近2小時才獲救的孫遜說:“那段在生死邊緣掙扎的經歷不會嚇退我,我不會改行,有信心把試驗平臺的后續工作做好!”

      通往星辰大海的征途上,從來不乏默默前行的人。

      2012年11月25日,同樣是在大連,“航空工業英模”羅陽犧牲在殲-15艦載機成功起降航母的凱旋途中。那一天,中國航母遼寧艦的汽笛為這位軍工人而鳴響……

      那聲汽笛,黃群和戰友們都曾聽到。那種情愫,黃群和戰友們都曾擁有。

      在七一九研究所工作了整整28年,黃群參與了一批又一批國家重點艦船項目,工作中曾與黃旭華院士朝夕相處,生活中也是相鄰不遠的鄰居。

      這位為大國鑄重器、隱姓埋名30年的94歲老人,是黃群一生的偶像。

      有一種選擇叫隱姓埋名,有一種誓言叫此生無悔,有一種追求叫為了祖國。

      黃群最后戰斗過的七六〇研究所,有一位年過八旬、白發蒼蒼的付方庭老人。曾參與完成“兩彈一星”重大試驗任務的他,因為工作性質特殊,多次調整工作崗位。在所里許多年,老人守口如瓶,默默無聞。

      1999年,有關部門費盡周折、多方尋找,才在七六〇研究所找到這位“消失了”的專家,邀請他到北京參加表彰大會。

      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的那張著名照片,是付老終生難忘的記憶,也是七六〇研究所科研人員心中永遠的圖騰——

      歡呼雀躍的人群,沒有任何一個人留下正臉,全部都是后腦勺和側臉照。

      他們含淚的眼睛,全都盯著那朵頂天立地的蘑菇云!

      (解放軍報記者 陳國全 魏 兵 通訊員 常彭輝)

      刊于2018年9月26日《解放軍報》第1、2版

      為你推薦

      何建中:中國航運市場將全面對外開放

      何建中:中國航運市場將全面對外開放

      交通運輸部副部長何建中今日在全球貿易與供應鏈峰會暨國際海運年會2018大會上表示,四十年來,我國航運業取得了歷史性成就,實現了跨越性發展,我國無疑已經成為航運大國。但他同時明確,我國雖然已成為航運大國,但海運發展的質量還不強。...
      2018-11-07 09:10:53

      許立榮:航運業應回歸產業本質

      許立榮:航運業應回歸產業本質

      11月6日上午,國內最大的跨境電商平臺阿里巴巴剛剛宣布,未來5年,阿里巴巴將幫助全球商家實現向中國進口2000億美元的目標。...
      2018-11-07 08:47:26

      船舶工程專家潘新祥調任廣東海洋大學校長

      船舶工程專家潘新祥調任廣東海洋大學校長

      22日下午,廣東海洋大學召開干部大會,宣布省委有關干部任免決定。潘新祥任廣東海洋大學校長,由于年齡原因,葉春海不再擔任該校校長。...
      2018-10-24 09:12:00

      任元林:中國造船業的重創與重塑

      任元林:中國造船業的重創與重塑

      十年中,去產能、兼并重組、破產轉型成為中國造船行業的主旋律。隨著全球經濟的復蘇,造船業迎來一縷暖陽,同時,貿易摩擦會加速行業的優勝劣汰,最終結果是強者恒強。...
      2018-10-24 08:38:16

      中船重工“最資深”高管調任中船集團

      中船重工“最資深”高管調任中船集團

      中船重工集團最“資深”的副總經理錢建平近日正式調任中船集團黨組成員、副總經理。這也是兩大集團今年第三次高層互換。...
      2018-10-17 10:56:00

      原中船工業總公司總經理胡傳治同志逝世

      原中船工業總公司總經理胡傳治同志逝世

      中國共產黨優秀黨員、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原中國船舶工業總公司總經理、黨組書記,上海市第九屆、第十屆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胡傳治同志于2018年9...
      2018-10-10 14:14:00

      原中船總經理:改革開放后的中國船舶工業之路

      原中船總經理:改革開放后的中國船舶工業之路

      在新中國船舶工業發展史上,三線建設可以說是濃墨重彩的一筆,它對產業布局所產生的影響相當深遠。...
      2018-10-09 16:07:23

      陽明海運董事長謝志堅談變中求勝

      陽明海運董事長謝志堅談變中求勝

      2018年上半年,油價大漲、環保成本上升、中美貿易戰打響,這些突如其來的市場新變化,讓航運企業措手不及。而如何應對變局,是對每一位企業掌門人的考驗。...
      2018-10-06 15:41:00

      胡問鳴率團訪問馬士基航運

      胡問鳴率團訪問馬士基航運

      9月27日,中船重工黨組書記、董事長胡問鳴率團訪問世界最大集裝箱航運公司——馬士基航運,馬士基集團副總裁、首席采購官Henrik Larsen,馬士基航運首席技術官Palle ...
      2018-09-30 08:27:16

      雷凡培拜會上海市委副書記、市長應勇

      雷凡培拜會上海市委副書記、市長應勇

      9月28日,中國船舶工業集團有限公司黨組書記、董事長雷凡培在滬拜會了上海市委副書記、市長應勇。雙方圍繞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就共同服務國家戰略、進一步加強交流合作、攜手推動上海市經濟社會發展進行了深入...
      2018-09-30 08:26:11

      壓載水處理系統產品選型
      發電機及發電機組產品選型
      船配商城
        七乐彩游戏玩法及规则

        <acronym id="2wenh"><pre id="2wenh"></pre></acronym>
        <tt id="2wenh"><pre id="2wenh"><dd id="2wenh"></dd></pre></tt>
        <mark id="2wenh"></mark>
        <meter id="2wenh"><delect id="2wenh"><source id="2wenh"></source></delect></meter>

          <var id="2wenh"><object id="2wenh"></object></var>
        1. <output id="2wenh"></output>

          <acronym id="2wenh"><pre id="2wenh"></pre></acronym>
          <tt id="2wenh"><pre id="2wenh"><dd id="2wenh"></dd></pre></tt>
          <mark id="2wenh"></mark>
          <meter id="2wenh"><delect id="2wenh"><source id="2wenh"></source></delect></meter>

            <var id="2wenh"><object id="2wenh"></object></var>
          1. <output id="2wenh"></output>